淄礦文苑
您的當前位置是: 返回首頁 -> 正文
槐芽飯
發布時間:2020-04-26        郭洪富      

在我的老家,戶外院中多槐樹?;睒渲Ω墒萦?,樹皮黢黑、皴裂著,像老農紋理粗糙的手、滄桑褶皺的臉。它白天陪伴著匆匆的日光,夜晚又無聲地溶入黑夜,一天天靜寂地等待春天的到來。

三月的白楊樹、梧桐樹、柳樹,枝葉繁茂地生長起來,可槐樹好像感知不到春意,還沒有醒來。與其他的花草樹木相比,槐樹的腳步實在是太慢了。又過了半月,春天的陽光越來越亮了,風也強勁了,槐樹的枝梢才露出嫩芽,芽苞一點點舒展。枝干的筋骨里流淌起綠色的血液,滿樹嫩葉碧綠,重重疊疊,在陽光下透著清爽的亮。這個時候,槐樹一改先前的落寞,用整片整片的蓬勃綠意覆蓋了山村的角角落落。

陽光普照的早上,奶奶收拾完家務,一手執起鉤竿,一手提著編筐,開始折槐樹芽。她只挑細小的枝條,槐樹枝汁液飽滿,“噼——啪——”響聲清脆,長滿綠芽的枝條像羽扇般打著旋輕輕落到地上。裝滿筐,回到院子,鋪開,奶奶從枝條上擇下一根根葉芽,放到瓷盆里洗凈,再攤開晾曬。

到了傍晚,奶奶用手把這些葉芽與豆碎輕輕地抄拌在一起,來回揉搓。奶奶說:“這活看著簡單,其實大有說頭,得掌握好火候。勁大了,容易把嫩葉子搓掉;勁小了,飯團不夠緊致,槐芽的香味也出不來?!?/p>

揉制好菜胚,放到大鍋里開始蒸。奶奶拉著風箱,火苗子蹭蹭竄起來。不到20分鐘,鍋里冒出白騰騰的熱氣,鍋開了。奶奶放慢節奏,又經過半小時的小火,灶房里香氣越來越大,跑進院子,跑到了大街上。我迫不及待地想吃,奶奶讓我等等。她說:“得讓豆碎燜在鍋里一些時間,變得更軟爛才行,不然的話,吃了會鬧肚子?!?/p>

太陽壓山的時候,叔叔、姑姑從地里收工回來,該吃晚飯了。奶奶揭開鍋蓋,一人盛上一碗,我們敞開肚皮大吃起來。豆碎的蛋白質與槐芽的汁液相遇融合,提升了口感的層次,它的清香令人無法形容,只有你去吃的時候,才能感受到蕩漾在唇齒間那綿軟、持久的味道。因為吃得急,我好幾次被噎住,姑姑笑罵我:“吃樹葉子都這樣,真是沒一點出息!”

這一碗槐芽飯是這個季節最美的饋贈。至今,我還無比懷念槐芽飯的香醇味道。這味道是槐樹獨有的情懷,更是奶奶的用心操持,在每個春天來臨的時候,都會勾起我舌尖上纏綿不盡的思念。

上一條:春游的樂趣 下一條:春雨

成都麻将规则说明 福利彩票预测最准确 赣州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样 极速十一选五 北京最新快三玩法 股票融资杠杆会欠钱吗 中石油股票今日行情 湖南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新股票发行一览表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快赢481走势图最近30期